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舞剑台

十年磨一剑,霜刃未曾试。今朝把示君,紫气碎云霄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请您在天上看着我吧  

2008-05-08 21:49:2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很奇怪,家里的两位长辈都是在我出生之前就去世了。

爷爷去的早,69年便抛下奶奶与父亲他们三兄弟走了。外婆大概是在我出生之前几年的时间,劳累过度,终于倒下了。

他们受过很多苦,走过的那段岁月无情地侵蚀了他们的生命,于是早早地休息了。

奶奶十二岁嫁作人妇,四十多便守了寡。那时候大伯不到十五岁,二伯与父亲也才十岁左右。爷爷去世的时候奶奶拉着他大骂:“你不是人啊,我十二岁嫁进你家做媳妇,给你们家生了三个儿子。现在我才四十多你就要走,丢下我和这三个崽子怎么办?”

这是她为了爷爷第一次哭,也是最后一次。

我的奶奶擦干眼泪然后独自一人办完了爷爷的丧事,抚养三个儿子成人,送他们去当兵,操办了他们的婚事。一直,都是一个人。

奶奶是个坚强的女人,没读过书,不认得字,但是有理有节,不卑不亢!这是很多所谓的读书人都做不到的。

讲一个故事:父亲小时很调皮,某天早上与地委副书记的儿子打了一架,正好被出门上班的地委书记看见了,于是教训了父亲,扇了他一个耳光。随后有人将这件事告诉了奶奶,于是她立即请了假,带上父亲找到地委,上访地委书记,要求道歉。

当晚副书记就带着礼物来登门道歉,奶奶只要了他一声道歉,礼物全部退了回去。她说:“我的儿子打了你的儿子,你来告诉我,我就会教训他。但是你要是欺负我孤儿寡母,你动手打我的儿子,我就要和你来评评理,告到哪里也要讨个说法。你是个地委副书记,亲自来道歉,我心领了,礼物我一件不要,你拿回去。”

然后她狠狠地教训了父亲,但是父亲幼时的调皮却一直未能改呢。(笑)

当初听到这段历史的时候我差点为奶奶欢呼,这是何等的气节与智慧!话虽然糙,理却是不俗。真是让人折服,这便是我的奶奶。

后来大伯生下了大表哥,就放在奶奶家,直到大表哥初中毕业,都是受了奶奶的照顾。

奶奶身体很好,我每见她便觉得,这位老人,是“含辛茹苦”这个词活着的解释呢。小时在外公那里的时间比较多,和奶奶也不是很亲。后来外公去世了,便只有奶奶是最高的长辈了,周末都会去那里度过,总算与奶奶亲近了。读到中学,因学了“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在”的句子,总算开了点壳,晓得去孝敬老人了。上了大学,奶奶愈发对我很好,年纪增长,也开始喜欢听奶奶讲过去的事了,所以放假在家就会常去陪老人聊天。

从过往的点滴中,愈发现了奶奶的坚强与韧性,愈发地为奶奶自豪。她实在是给了我良多启发的家庭前辈,衷心地祝愿我的奶奶永远,身体健康。


来讲讲我的外公罢。

外公去世之前,每个周末都会去外公家里过,母亲这边的大表姐和二表姐也会来。因为三个孩子玩地很开心,总是期待着去外公家,于是这种家庭聚会就成了定例。

外公家很小,一室一厅外加厨房厕所。索性楼下有个小花园,不少孩子都在那里玩耍,我们也得了伙伴,每周都去和他们混得很熟。孩子们最喜欢的是座小小的假山,爬上爬下,每次都如征服珠峰般的得意。

花园外面的胡同矮巷就成为探险与捉迷藏的绝佳地点,每每在巷子里发现新的走法我都令我十分惊奇。现在想来也颇在意,那些已被高楼遮盖的暗巷到底是什么样的构造?又或根本就是个迷宫?竟让幼年的我几年的时间也没能穷尽走法!可惜如今已没了去那里探险的闲情,便一直未解。一年前巷子终于因为新的开发而消失了,成了永远的谜团。

当我们与小伙伴们疯了一下午,将近吃饭的时间,我们就会很乖的回到外公家。并不是老实的洗手等待吃饭,而是找出年龄比我还大的一个红色娃娃疯狂虐待==!我们并没有为娃娃取过名字,每次也只是对它极尽无聊之能事。把它踩来踩去,到处乱摔,或者做少年拳击的靶子==!直到开饭,都是残忍的拷打时间,想想我的童年还真没爱心呢。(笑)

现在,娃娃也不见了,想起来,很对不起它呢。道歉==!

外公的厨艺很好,可惜母亲与姑姑伯伯们并未得真传。那时我最爱吃排骨,又十分瘦弱。是撩起衣服一眼就能数清楚肋骨的类型,就被叫成了“排骨”。所以每次去外公家,排骨就成了必备菜。

外公就会变着法的作,清蒸排骨,红烧排骨,糖醋排骨什么的,为的就是不让我吃腻,能多吃一点饭。现在早已没了当时娇贵,成了大肚痴汉。

不知是不是以前排骨吃得太多而真的腻了,外公去世后,我便对排骨这道菜不敢冒。不管母亲怎么做,也是没有以前的那种吃排骨的热情了。

因该多少是在怀念外公的味道吧,身体自然而然地抗拒了其他的味道。母亲也乐得轻松,毕竟做排骨太麻烦。到现在,竟然只有过年才会吃排骨了。

外公对我最好,大概也确是因为小时候很乖吧。冬天的早晨外公晨练跑三公里到我家接我,几岁的我也不用他抱,便能跟着一直走回外公家。

小时候身子也弱,又有贫血的症状,也得了他老人家的怜爱吧。

猪肝据说是补血气的,而我对猪肝的味道十分过敏,吃一丁点也会都吐出来。于是外公将一小块猪肝剁得粉碎,拌到鸡蛋瘦肉的粥里给我吃。对于猪肝完全排斥的我居然也能将那粥无事喝下去,虽然有些怪味道,但还觉得好吃,以后每周都会作猪肝瘦肉鸡蛋粥给我喝。

虽然粥能喝下去,但是即使到现在我对猪肝这种东西也没辙呢。那剁得粉碎的猪肝也是外公的爱心呢,有了那样的爱,居然连过敏的食物也能变得好味。有些,不可思议呢。

小孩子最喜欢的食物里有一种叫做“羊肉串”的蔬菜,羊肉洒上辣子,一烤起来香飘四溢。馋嘴的孩子们吸着那香味往往口水直流,然后屁颠屁颠去求大人买来解馋。

但是街头的羊肉串卫生隐患实在很多,家长们也不大敢让孩子多吃。我终于不能免于馋嘴的诱惑,有一次也去求了外公,但外公没有答应,我还闹了不小的脾气。

然而那下一周再去外公家,外公竟在家里为我烤起了羊肉串,用的上好的羊肉与调料,让我大大的解了一回馋。

我的外公为了让我吃上干净的羊肉串,于是买来新鲜的羊肉,把家里一大半的筷子劈开做成了竹签,在家里烤给我吃。阿姨甚至嫉妒了,自己在外公家里做了二十年的女儿也没见外公这么好过。(笑)

外公并没有教给我什么人生的道理,但有些生活的小细节是深受了外公影响的。譬如要珍惜粮食,他教我的唯一一首,也是我学习的最初一首诗,便是: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。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。以前吃饭满桌子掉饭,后来也知道珍惜了。

再譬如“站有站相,坐有坐相”让我要姿势端正,“食不言,饭不语”这是基本礼仪等等等等。诸多细小之处都得外公教育才不致落下坏毛病。

对外公的印象已不甚清晰,但额上深刻的皱纹与满头雪白银亮的头发是不会忘的。那银发豪无一丝杂色,通透的雪白,甚至能觉出隐隐的光芒。这远不是染发或是假发所能达到的自然的美丽,而且想针一样坚挺,那姿态,华山老松也自叹不如。

可惜那时并未能有与外公谈心的智力,否则可以了解外公的以前,外公历史,必然也能知晓那深刻的皱纹的来历。

外公的故事也定是十分精彩,可我再也不能知晓,可谓恨事。

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,数年间的美好回忆起来也只得一瞬。八岁那年,外公的去世,给所有的回忆划上句号。

那是冬天,外公半夜起来却被不小心被绊倒,引发脑溢血,无法动弹,一趟就是一夜。寒夜深重,倒在地上,无奈看自己生命点点流逝的外公的心境我已无法探求。

悲伤?无奈?又或是是留恋?但他必定有想念我,这是我肯定的,每每念及,心口就有暖流。

如此,第二天外公被邻居发现倒在家里,子女们也一个一个到了医院,却始终没有断气。医生早已宣布强救无望,拖延的也只是外公强烈的留念。大家叫来了一个又一个亲属,外公的兄弟姐妹,却始终没有效果。

医生说外公已经没有了意识,只是身体的残喘而已,多待一刻便是多受罪过。然后有人想起了外公的宝贝孙儿,父亲就冒着大雨骑着自行车把我从学校接到了数公里以外的医院。我已不记得当时的心境,不知道自己是否那时有天塌下来般的悲伤与痛苦。残留的片断,是那斑驳脸上泊泊留下的晶亮眼泪,以及被握得生疼的小手。

不多久,我的外公与世长辞,永远离开了我们。

然后守灵的第一天夜里,阿姨在灵堂里打了个盹,梦见了外公。外公说还想多看看我,于是周末的两天我也去了灵堂。守在那里,陪着巨大的漆黑棺木。到晚上,阿姨偶尔离开居然也不害怕。若是外公突然爬起来,我还要欢呼雀跃吧。

小孩子的心境再也回不去了,我当然也明白外公是不可能再起来的了。

但是有些东西,过去,现在与将来都不会变。

外公很爱我,我都知道的,孙子也很爱您,很爱很爱。

外公,我为您守灵那几天您高兴吗?我很乖吧,看到那么听话的孙子,您可以放心去天上了吧?

外公,我考上大学了,您高兴吗?我可以一个人离开家两千公里去上大学,您可以为我自豪吗?

以后我还要出国去,走遍天涯海角!您的爱,走到哪里我都不会忘!有您的爱,走到哪里我都不会怕!

外公,我知道的,您一直看着我。

孙子这么大了还很任性,还有这样那样的缺点,请您以后,也一直看着我好吗?

这样,我就不会走错路,不会丢您的脸,会成为出色的男子汉!

大学以来就再没能为您扫过墓,今年我大学就毕业了。

四年了呐,孙儿不孝。明年的清明,孙子一定到您的坟前给您叩头,把这四年的都补上。

最后,还是很想念您的红烧排骨呢,母亲始终没能做出您的味道。

我的蛋烧饭做得很好了,真的很想让您尝一下,那个馋嘴孙子若倾注怀念之情做的炒饭。

“外公,这是我做的蛋炒饭,您尝尝。”

“哦,都炒焦了啊。还不错啊,不错不错!”

“外公骗人,都苦了。”

。。。。。。

就请您

一直

在天上看着我吧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